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赞助 >第九百三十八章谁能算计谁

第九百三十八章谁能算计谁

第九百三十八章谁能算计谁

九千万里路,天狼帮营地,虎帐内,殷朗天斜倚在宽榻上,手中端着酒樽,正悠闲自在的饮乐着。

护卫长张山陪同在侧,手中把玩着酒樽,坐在一张案几后,眉头紧拧,看起来心事重重。

数日过去,还没有半点消息传来,事情能够顺利进行吗?

每每思及于此,张山心里就颇多忐忑。

宽榻上,殷朗天似有所觉,放下酒樽,不禁笑道:“怎么?本座让你进账陪酒,难道显得很无趣不成?为何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?”

“帮主……”张山顿时哭笑不得:“属下哪敢有那意思,只是心头有些事情想不透彻,便放不下来心思。”

“有何事情想不通透?”殷朗天粗眉微挑。

“帮主恕罪,属下斗胆,敢问此计真能成否?就不怕咱们羊肉吃不到,反惹一身骚吗?”张山很忐忑的道。

殷朗天顿时坐直身来,双手搭在膝盖上轻轻拍打着,半晌才道:“张山,你的心思想来保守,缺乏一种武断,与那小厮王武比,就差得太多了。”

“还请帮主教诲!”张山半跪在地恭请。

殷朗天叹了口气,随即问道:“也罢,那本座且问你,我们的目的所为何?”

“冰魔洞煞气消失,禁制破灭,内部传承与遗迹现世。万象门与百兽宗联手,取走了内部传承,只余一具至尊遗蜕。所以,我天狼帮能夺的,便也只剩这具遗蜕。”张山如实分析。

“说的很对,还算有些见识。”

殷朗天点头夸赞了张山一声,随即说道:“既然你清楚我等的目的,那你又何须如此苦恼?”

“回禀帮主,属下所忧虑的,乃是您所指使的那二人,他们真能够搅浑冰魔洞的水,让咱们浑水摸鱼吗?万象门与百兽宗可不是简单的,两家之主也不比帮主您差多少呢。”张山叹息,他虽知晓秦鸿二人不凡,但具体如何了得,却是没有太大的印象。

所以,秦鸿与沈碧嫣二人能否顺利搅乱冰魔洞,为天狼帮制造混乱,从而浑水摸鱼取走至尊遗蜕很难说。

至尊遗蜕,便是冰魔洞最稀珍的遗迹,是天狼帮所看重的。当然,也是万象门与百兽宗所在意的。只是至尊威严不散,他们很难靠近,难以取走,各自都在想办法的阶段。

不然,一具至尊遗蜕早被万象门和百兽宗取走,哪还轮得了天狼帮插科打诨。

听得张山的忧虑,殷朗天则是轻笑:“你始终在轻视那二人,难怪心有忧虑。也罢,本座便告诉你,那二人之实力,比你只强不弱。一男一女,无论是谁,杀你只怕都不会在十招之后。”

什么?

张山骇然,目光大瞪,满是震惊的看向殷朗天。他可是圆满帝君,实力在天狼帮数一数二,仅次于殷朗天的存在。

能够在十招内杀他,这种实力只怕比之帮主都是不相上下。冰魔洞方圆百里之地,也唯有三大帮派之主才有如此本事。

那一男一女的两人竟有如此本事,实力不输帮派之主?

“帮主,您确定不是在跟属下开玩笑?”张山皮笑肉不笑的道,嘴角隐有几分抽搐,他是真被吓到了。

“本座历来看人精准,五感灵敏,对那二人自然看得不差。单说那女子,气息缥缈出尘,修为模糊不清,连得本座都看不清楚。若是细究,甚至会有种面对万里云空般的感觉,空阔又浩瀚,捉摸不透。”

殷朗天解释道:“至于另外那男子,修为看似低下,仅是小成帝君。但其一身流转的杀气却是深入骨髓,几近浓郁成实质,哪怕是本座都是比之不及。猜测不错,那男子必然是杀人颇多之辈。而能够造成如此杀气之人,岂会平庸?”

“有这么可怕?”张山心脏狠狠一跳。

“可怕的远不止如此,本座与之初见时,曾以气机试探,却得不到任何回应,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。所以,那二人要么毫无修为,要么就是修为深不可测。所以……”

说到此,殷朗天好似闲暇的看向张山笑了笑,那意思,不说也明白。

听到这些,张山眼皮一跳,嘴唇抽搐了一下,刚刚忧虑的心思消失不见,但取而代之的却是浓浓的胆颤心惊与忐忑。

“帮主,那二人既然如您说的这般厉害,那咱们算计他们,到时候能够顺利的谋夺至尊遗蜕吗?”张山担忧道,秦鸿与沈碧嫣实力比之帮主都还可怕,一旦矛盾爆发,帮主怎么应付?

“这有何难?”殷朗天自信一笑。

“帮主有何良策?”张山顿生疑惑。

“本座只需要掌握住了至尊遗蜕,借助至尊之力,漫说那二人,哪怕是加上万象门与百兽宗所有人,也难耐本座如何。”殷朗天嘴角翘起,露出几分得色。

“帮主找到炼化至尊遗蜕的方法了?”张山眼神紧缩,随即惊喜问道。

殷朗天哈哈一笑,不曾回答,但看他那自得的样子,显然是不置可否。

“报!”

而在此时,虎帐外传来声音。

“进来!”殷朗天收敛笑声,朝外喝道。

虎帐门帘顿时被掀开,一身棉袄,裹满白霜的王武从外匆匆走了进来。满是霜白的脸色浮现起笑容,眼神带着窃喜,向殷朗天躬身道:“帮主,事情已成,那二人真的潜入了冰魔洞。”

“可有通知万象门与百兽宗之人?”殷朗天问道。

“早已告知,万老头儿和百千讳那俩家伙已经带兵赶去,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将抵达。帮主,还请尽快出发,免得贻误时机。”王武嬉笑道。

“哈哈哈,好!真是天助本座,今日之后,冰魔洞三百里地,就都将是我天狼帮说了算。”殷朗天顿时拍案而起,随即挥手喝道:“张山,点齐兵马,随本座杀向冰魔洞。此刻,奠定历史的时刻到了!”

霎那,整个天狼帮营地都是躁动起来……

冰魔洞,四方宁静,洞外风霜时而吹拂,让得方圆之地尽是霜白朦胧。数百人在四周巡守,口鼻中不断喷着白气,昭示着此地的寒冷,饶是皇境至强人物都是有冻僵的感觉。

而在冰魔洞内,寒气袅袅,波澜万重,似有潮汐在缓缓积聚,要在下一霎那后轰然爆发。

沈碧嫣立身洞口方向,单手轻抬,芊芊细手之中布满玄气。玄气奥妙,形如道韵,笼罩四方,隔绝了天地,像是让得洞窟内的空间自成一界了一样,防止洞内的任何动静传出洞外,从而引起外面的人前来打搅。

而在洞内深处,筑有一座石台,石台上,则有一具被冰霜冻结的老者盘膝而坐。老者身穿古袍,花白的发丝盘绕在头顶,以木簪穿插而过。长须雪白,垂及胸前,气息早已尽绝。

身死魂灭,老者只余遗蜕,散发着至尊威严,给人一种莫大的压迫。哪怕是帝尊,都是难以靠近周边一丈范围,会有星河压顶之浩瀚威势。

秦鸿则是不惧,抬步走向至尊遗蜕,目光细细打量,则是很快发现,老者浑身完好无损,连得衣袍都是毫无半分损伤,亦无褶皱之色。而唯独其额头正央,有着一条薄如蝉翼,却长约寸许的剑痕。

那是致命伤,一剑洞穿额骨,绞杀了其识海元神,才让得一代至尊人雄殒命。

好强的剑术!

秦鸿目光微凝,立身在至尊遗蜕面前,他恍惚间似能看到,洞窟中一道傲狂当代的身影,白发狂乱,一手搂着亡妻遗体,一手持利剑,施展无上剑术。剑气滚滚如龙,似风暴席卷四方,其中一道锐利喷薄,流转四方,洞杀诸多高手,最终以诡异的方式刺向了一位积年至尊额头。

那积年至尊也是不凡,周身法力滔天,抬手抛出一具圆盘,漆黑如墨,笼罩向了前方,意图破灭那道剑气,从而迅如闪电的兜向那道场中被人围困的白发狂魔。

结果谁知,那道剑气极端可怕,直接洞穿圆盘,带着无量杀劫迅速杀进了那积年至尊额头。剑气如虹,迅速穿透额骨,绞杀了元神。

速度之快,连得那积年至尊都没有惨叫一声,元神即是遭遇重创,性命堪忧,将散欲散。

一剑,刺杀掉了积年至尊,可想昔年盖世魔君秦毅有多强?

“也怪你贪婪,死得活该!”

秦鸿叹息,对面前的至尊毫无半点同情。毕竟后者当初是围剿他老爹的,双方立场不同,自然不会心生怜悯。

对待敌人,当杀则杀。

秦鸿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。

再者,当初父亲并无大错,却被司徒圣族针对,号召天下群雄征讨。而这些家伙都是奉命参与征讨围剿的家伙,自然也就是活该葬灭在此。

“一具至尊遗蜕,这在寻常大族之中,也堪当镇族底蕴。若是发挥得好,也许可以再现昔年至尊之威。”秦鸿呢喃,周身琉璃金色浮现,他从容荡开至尊威严,走近了至尊遗蜕之前。

“你既已死,遗蜕便借我一用,若能渡过九千万里路的危机,回头必然将你厚葬,也算送你入土为安。”秦鸿抬手一指点出,指尖汇聚一缕星火,戳向了至尊遗蜕的额头。

这是要炼化至尊遗蜕,据为己有,暂借至尊之力。毕竟,九千万里路穷凶极恶,生死莫测,有此底蕴也是好的。

秦鸿并无心理负担,许诺厚葬对方,也算是一种因果了结。所以,他心安理得,以始源火炼化遗蜕,轻松的掌控在手。

心念一动,至尊遗蜕顿时剧烈一震,体内有雷音轰鸣,那冻结多年的血液似乎都活了过来,汩汩而流,尽是磅礴之威。

大家好,我是作者,加群每满十人,会加更一章噢~群号【480762686】~还差3人哟~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